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幸福满屋

 
 
 

日志

 
 

【引用】灵魂深处的声音——再访杜郎口(2)--情不自禁  

2011-10-30 21:17:48|  分类: 课改资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早晨八点来到学校,听说崔校长已经在一个小时以前召集领导和班主任开过会了——因为昨天他在球场边的墙上发现了一个脚印,他说任何事都是品位,有人看到这件事,本来不好,他却没感到不好。崔校长就是这样,善于也敏锐地利用各种小事及时对老师们进行引导。他特别说,可怕的不是出现不好的现象,而是大家看见了却没有感觉到不好。

上课了,我随便走进一间教室听课。这是一节思想品德课。内容是学习培养高雅情趣。一个女生正大大方方地在讲自己的爱好。对这种场面以及场面中学生的自信我已经很熟悉了。这个同学正说自己喜欢“赡养小动物”,她说完后,其他同学正要站起来说,老师问:“刚才你说你喜欢赡养小动物,同学们知道‘赡养’两个字怎么写吗?”

于是,呼啦啦上去一群学生写了起来,当然有对有错,老师表扬了写正确的同学,然后又问:“‘赡养’这个词可以用来说小动物吗?一般来说,这个词使用的对象是谁呀?”

多数学生说:“赡养老人。”

老师肯定道:“对的,我们不说赡养动物,那么如果是动物怎么说呢?”

“饲养!”

“如果是对孩子呢?”

“抚养!”

“如果是老师但学生呢?”

“培养!”

 老师让同学们把这几个同义词一一写在黑板上。教室里又“乱了”起来。

然后老师引导同学们讨论“玩”和“迷”的区别,其中有同学们谈到“酗酒”,说“酗酒”不仅仅是长时间喝酒而且还喝得过量。

   下课的时候,老师布置作业:“请每一个同学都运用今天所学的知识设计问题考考其他同学。”

 第二节课,我又来到一间教室,师生正在学习王安石的《伤仲永》。我来迟到了几分钟,黑板上已经写上了学生们展示的内容。

一个男生首先站起来背诵,声音洪亮,而且富有表情。他背完之后,一女生给他纠正了一个错字,然后也背诵了起来。然后又一女生上去翻译,翻译之后又一女生详细讲解字词。学生抢着展示,整个教室里充满一种活泼热烈的气氛。往往是一个学生发言完了,便总有其他学生纠正其错误的地方。所有学生发言的覆盖面很广,基本上都涉及到本课的学习重点和难点。

    老师当然也没闲着,当一个学生翻译“利其然”的时候,老师问:“这是什么用法?”

学生答:“意动用法。”

老师说:“意动?嗯,那类似的意动用法在课文中还有哪些?”有同学说:“父异焉。”

接着又有同学起来分析课文的写法,比如一个女生说,“世隶耕”是对仲永天资的衬托。

同学们还围绕老师所提“‘父利其然’的原因是什么”进行激烈的讨论,老师又问:“你认为父亲做的对吗?”

多数学生都说不对,但又同学认为这是对的,因为父亲为了摆脱贫困,这是可以理解的。于是,其他同学纷纷发言表示不同意这个观点。

作为一个旁观者,我已经不在乎学生谁是谁非,而赞赏学生这种积极参与忘我投入的精神面貌。每一个孩子都那么自信,那么可爱,而且声音都是那么响亮,这是一种灵魂深处的声音。

   课后,我和孙玉生老师聊了一会儿。孙老师是负责质检工作的。他说,质检重在静态的结果,验评重在动态的课堂。如果验评不过关,就不质检了,直接打零分。

我问:“课堂上并不是所有学生都有机会发言的,这怎么办呢?”他说:“我们特别注重弱势群体的展示,如果我们发现近期发言不好的学生,就专门叫他们到另外的办公室,重新叫他演说。以此对老师们进行评定。这样老师们就非常重视对每一个学生展示演说的训练了。”

他说:“我去听课,我的课堂记录,着重看老师的课堂引导,看学生是否主动生动快乐有效。”

谈到杜郎口中学课堂改革的历程,他说最初大多数老师不支持,主要是担心成绩。于是学校采取的策略是:思想引领,榜样带动,强势推进(比如强行规定讲课模式为“10+35”),跟踪评价。

我又问:“从大多数老师不支持到全民共识花了多少时间?”

孙老师说:“改革从1997年崔校长来了之后起步,但最初几年力度不够,主要是慢慢摸索和统一认识,真正大规模改是从01年开始的。”

谈到“小组合作”,孙老师说了三句话:“任务具体化,单位缩小化,效益最大化。”他强调:“教学人物一定要落实到最基层。要分到两个人才真正有效。是“互助”不是“帮扶”,因为是平等的。”

我又有疑问了:“两个人的成绩是相当的吗?”

他说:“那当然,如果悬殊就不可能合作。”

我问:“两人小组如果不能解决怎么办?”

他说:“就交给四个人解决。不是六个人一组吗?”

我特别赞赏杜郎口中学近乎于“不尊重老师尊严”的“反思文化”,我问是不是一开始老师们就接受这种方式。

孙老师说:“这种反思形式是从01年开始的。一开始都不愿意,但老师随大流的多。崔校长先从领导开刀,领导先公开自己的弱点。把自己工作中的不足写出来,贴出来。对犯了错误的干部,事先先打招呼,再在会上公开批评。这样,慢慢地老师们也就认可了并接受了。”

外界很多人都说杜郎口教师的“业务素质低下”,如果仅就专业水平而言,这个说法不无依据,据我所知,直到现在杜郎口中学的教师中仅有一人是本科学历,其他均为专科或中师,但杜郎口中学很重视教师的学习。孙老师说:“我们为了提升教师的业务素质,向老师们提出了五个‘学习’——向专家学习,向先进理念学习,向同龄人学习(包括来研修的老师学习),向学生学习,向实践学习。我们还特别注重老师的读书,现在我们每周二和周四的下午第四节,都是老师们的读书时间,所有老师都到阅览室阅读,这是强制。”

“你认为杜郎口中学的老师快乐吗?”我问这个问题是有感而发,因为外界一直流传着杜郎口老师很辛苦的。孙老师笑了:“老师们是否快乐,关键是他们是否工作得主动,并且是否有创新性。老师主动工作就幸福。”

这话我很有共鸣:“我同意这个观点。就像学生的课业负担,其实孤立地看学生的作业量很难说负担重还是不重,关键是学生是否主动学习。如果学习被动,甚至不想学习,布置一道作业他就觉得很累;但如果孩子有学习的主动性,布置十道作业,他也不觉得累。”

我问杜郎口中学老师每一天的作息时间,孙老师说:“学校规定老师们早晨七点四十签到,上午十一点离校;两点半到校,四点半离校。凡是有晚自习的老师晚上六点五十必须来,晚自习总共两个小时。所有老师都有住宿的地方,有晚自习就在宿舍。”

我一听,觉得从作息时间来看,杜郎口中学的老师负担并不比一般的学生更重。

孙老师说:“其实,很多老师都自愿早到学校,而下午离校时间远远超过四点半。但老师们不觉得累,他们乐意呀!因为他们都把学校当做自己的家,为自己是这个学校的老师而自豪!”

他说:“现在的老师的待遇非常不错,一日三餐免费,穿着不要钱,学校发校服,老师们中已经有三十辆车了,老师们考驾照学校报销费用,如果老师要买车,学校补助三万。教师子女上小学有专人接送,如果老师的孩子上幼儿园,全部免费。因此,虽然一般老师的月工资不过两千元左右,但一般都不动的。”

我一直认为,教师因教育本身而发财是很光荣的!崔校长创造了中国教育奇迹,也给老师们带来了财富,我觉得这没有什么可耻的!老师们用自己的劳动和创新换来的钱,无论如何都比贪官污吏的钱干净一万倍!

而且受益还不只是老师,学生们也沾光,几年前我来的时候,孩子们每周只有五块钱的伙食费,而现在,他们每月只交五十元伙食费,剩下的由学校补贴,吃的非常好。学生们的校服全免费,全校学生都住校,一分住宿费不交,学校还免费给孩子们提供被褥等生活用品,平时学生必须油印一些习题之类,油印费一律不收钱。

我问:“学生的负担重吗?”孙老师显然知道我这个问题的潜台词,他说:“我还是给你说学生的作息时间吧!学生上午四节课,每节课四十分钟。中午吃了饭,十二点半到两点钟,学生不许在教室里,一律在宿舍午休。下午三节课,然后第四节课是学生的课外兴趣小组活动时间,每个学生都参加一项活动,我们学校共有19个兴趣小组书法、象棋、舞蹈、管弦乐(乐器依然是学校买的)、太极拳、绢花、剪纸、健美、影视评论、朗诵艺术、篮球、排球等等。晚自习结束后,学生回宿舍洗漱,九点半熄灯休息睡觉。”

我问:“学生不会偷偷把灯重新打开吗?”

孙老师笑了“不可能的,因为拉了闸,拉灯也没用。只有睡觉!”

高老师补充说:“我们严格保证学生每一天有十个小时的睡觉时间!”

我又问:“学生的作业能够完成吗?“

孙老师说:“没有课外作业,因为都在课堂上就解决了。”

我还以为晚自习是学生做作业的时间呢!孙老师说:“不是的,晚自习就边预习边展示。晚自习:最后半小时学生自己预习,进入‘真空状态’,就是说没有老师。”

我问学校的生源怎样,孙老师说:“一直没变化。我们的学生都是杜郎口镇的孩子。这里的招生政策就不可能允许我们大面积地招收外地学生。当然学校也有个别外地学生,但不多。最近几年政府要求向职高推荐生源,今年有12个学生读职高。我们这里的学籍管理非常严,学校不可能撵走‘差生’的。”

杜郎口中学成名已经好几年,却一直没有“优化生源”,星星还是那个星星,月亮还是那个月亮,但他们的升学成绩一直保持在全县十九所学校中前三名。这不能不让我肃然起敬!

我又想到,课间我曾和迎面而来步履匆匆的中年女教师相遇,几秒钟的犹豫,我终于还是鼓起勇气问了她一句:“你感觉累吗?”她一边走一边不假思索地说:“不觉得,习惯了。”本来她都已经和我擦肩而过了,突然又回头补充了一句:“事情再多再累都是我自己的,我们许多老师都把学校当做自己家嘛!”估计有人又会认为她在说“假话”,可是我却感到这里是灵魂深处的声音。

许多人都以为杜郎口中学的老师生活在地狱中,并为他们居然浑然不觉叹息不已,觉得他们“奴性”。可我要说,人与人之间心灵的距离有时候比地球与火星还遥远。既然“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又怎么能期待所有的人能够进入杜郎口中学老师高尚的心灵呢?




引文来源  灵魂深处的声音——再访杜郎口(2)--情不自禁
  评论这张
 
阅读(3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