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幸福满屋

 
 
 

日志

 
 

【转载】记者专访杜郎口中学校长崔其升:素质教育的先行者(转)  

2014-10-08 21:02:36|  分类: 课改资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记者专访杜郎口中学校长崔其升:素质教育的先行者

2014-09-11 聊城大众网

没有讲台;教室里除了一面墙是玻璃窗外,其余三面全是黑板;老师在课堂上只准讲十分钟,讲多一分钟都要挨罚;上课的时候,学生或坐或站,自由自在。这样的布局,是校长崔其升要求的。吵吵嚷嚷,像个集市;老师领着头,有人躺着学书中的人物,有人用笤帚当剑边舞边唱 ……

有谁想象过这样的课堂在17年前,它因教学质量太差而频临倒闭;而17年后,就是这样一所普通的乡镇学校,在短短9年间吸引了国内外100多万教育界人士前来参观学习,不少人愿意支付260元的“门票”换得与师生们共处一天。这所中学就是被称作掀起素质教育“风暴”的山东省茌平县杜郎口中学。近日,记者采访到该校校长崔其升。

临危受命,学校起死回生

1981年7月,崔其升毕业于茌平师范。1981年9月开始任教于茌平县杜郎口联合校,先后担任基层管理工作。90年秋到1997年4月任杜郎口联合校副校长,致力于小学目标教学的实验与研究,为大面积提高教育质量做出突出贡献。

1997年4月,崔其升调任杜郎口中学校长。崔其升接到任命通知后的第一个反应就是坚决不去,因为谁接了杜郎口中学就意味着要与麻烦打交道了。为此,乡领导找崔其升做思想工作,鼓励他去试一试,并保证如果他在杜郎口中学干不下去,还让他回联合学校当副校长。临了,乡领导丢下一句话:“你就当救救这群孩子吧。”就因为这句话,崔其升再也找不到拒绝的理由了,他向乡领导立下了军令状,如果不带领杜郎口中学闯出个名堂,自己宁愿在那儿当一名普通老师。

初任校长,他面临的是濒临绝境的混乱局面:账面还有数万元的“普九”欠债;教学上完全失控,迟到早退现象比比皆是;学生辍学严重,当时有一个初三毕业班级,只剩下11名学生,而入学时的班额是60多人!崔其升开始了艰难的校长历程。

经过一番思考,崔其升决定将课堂改革作为改变学校现状的第一步。那段时间,他把办公室搬到课堂里——每天搬着凳子挨个班去听课,最多的时候一年能听1000节课。听着听着,他逐渐听出了门道:“一些老师的课讲得太枯燥,很不受学生欢迎,课堂上学生主动举手发言的情况实属少见,有的学生竟然会在课堂上睡着了。”

崔其升根据学生在课堂上的表现进行分析之后得出结论,好多学生之所以厌学,主要是因为老师在课堂上唱独角戏,没考虑如何带动学生的积极性,导致他们长期在被动接受的过程中,失去了学习的主动性。于是,崔其升大胆地提出了“10+35”方案,让学生做课堂的主人。崔其升的改革方案一出台,就受到了学校老师和学生家长的强烈反对。一些家长来到学校指责崔其升说:“我们交了钱让孩子来上学,你们老师不教却让学生自己学?老师不教,学生哪能学得会?”崔其升向记者坦言,面对四面八方涌来的种种指责,他的确有些难以招架,不过将课堂改革进行到底的念头却一直没有动摇过。因为,这种让学生自己讲课带来的甜头,他自己也曾体会过。

倡导老师课堂只讲10分钟

2001年秋季,国家课程改革在一些地区的推展,给了在改革之路上摸索的杜郎口中学以极大的鼓舞。以前所进行的许多教学改革举措,与新的课程改革的理念不谋而合;

不少教育教学改革探索上若明若暗的东西,通过对新课程理念的学习,也豁然开朗。这使崔其升更加坚定了一个信念:继续改革,向深度开掘,使杜郎口中学再度飞跃。

崔其升首先开始的是更大规模的课堂教学改革动作。如果说以前的课堂教学改革是牛刀小试的话,此后的改革则是“大动干戈”。他的大动作主要是“课堂时间采用‘10+35’模式”和“取消讲台,让学生动起来”。

教师在课堂上以讲为主似乎已经成为习惯,即使明晓了调动学生主动学习的重要性之后,仍然还会因为“惯性”而滔滔不绝地讲解。为此,2002年秋,崔其升对课堂时间作出“10+35”的硬性规定,即教师所讲时间等于或小于10分钟,尽量减少知识性语言,或者说完全不涉及对教材内容的陈述。学生自主活动不少于35分钟。教师只要在一节课上讲解超过10分钟,即被判定为失败课。从形式上看,只是把一节课的时间重新分配了一下,可教学理念却有了一个质的变化。

这种改革的阻力之大是可想而知的。一些家长愤怒地说:“我们让孩子来上学,你们老师不教了,倒让孩子自己学?”是啊,教学教学,教师不教,学生不会,先教后学,顺理成章,这可是大家习以为常的教学之规啊!

老师们的思想也是慢慢才通的,其间学校领导甚至采取了一定的强硬措施。但教师一旦从思想之通走上实践之路以后,便出现了崔其升所期待的“学生动起来,课堂活起来,效果好起来”的教学景观,“自主课堂:我参与,我快乐;自主学习:我自信,我成长”也就变成了现实。

崔其升认为,老师不认可改革不行,认可了不做也不行。没有得力措施的约束,课堂教学改革就不能真正实现。所以,强调教师可以发现知识,总结规律,做学生中的首席;但不能硬性灌输知识,做课堂的主宰。

课堂是教学改革的主阵地,如果不在这里“大动干戈”,就很难在短时期内触动教学改革的命脉。而同时,改革“杀气”的背后,既是对教师教育教学观念的猛烈冲撞,也是对学生生命成长的极大关注。

大胆设想没有讲台的教室

2004年秋天,在长期的听课研究中,崔其升发现一个不为人们注意的现象,就是教师一站讲台,往往自觉不自觉地就找到了以前独霸讲坛的感觉,情不自禁地多讲起来。这无异于对学生的自主学习形成影响。他认为,只要学生通过探索可以学会的东西,教师都不要讲。所以,他提出了取消讲台的大胆设想,而且随之付诸实施。

这样一来,教室前面的讲台没有了,师生同在一方空间,同处于一个平面。每个班级都有一幅自己的标语:“我参与,我成长,我快乐”;“课堂大舞台,人人展风采”;“新课堂,我主张”;“我的课堂我主宰,我的人生我把握”。如此等等,写出的是学生那份走向课堂教学主人地位之后的雄心壮志,以及一展才思的无限快乐。其他方面的变化更是令人惊奇:教室前后及背光面三面都是大黑板,教室中间是纵向排成的三排课桌,学生分组排位,对面而坐。而且课堂形式多种多样,甚至五花八门,“台上”学生或表演、或辩论、或唱歌、或讲解、或朗诵,小品、课本剧、诗歌、快板、歌曲、绘画、小组展示等多种形式交相辉映;“台下”学生或蹲、或站、或坐、或跪,地上、课桌上、板凳上挤成一团。学生的发言几乎不用举手,站起来就说,说完自己坐下另一个接着说。由于学生的参与热情很高,常常会遇到两个人甚至几个人同时站起来发言的情景,这时老师也不调解,学生同时说上一句半句的,就会有人让出来。这样的课堂没有老师的呵斥和监督,没有老师的“谆谆教导”,这里的课堂完全是学生的舞台,其精神之抖擞,精力之集中,思维之活跃,令所有步入课堂的听课者都为之激动不已。

学校风光背后饱受争议

迄今为止,不少前来参观的老师留在了杜郎口,用几个月的时间去学习杜郎口的教学。没有人可以肯定地说杜郎口的课改对中国教育有什么意义,但对于杜郎口中学本身,它的改革却是成功的。当年一所频临倒闭的乡镇中学,而今学生的升学成绩却已经达到了山东省初中的前三名之列。经过十余年的改革实践,杜郎口中学被誉为中学课改的标本,在教育界以“杜郎口模式”闻名,成为众多学校借鉴模仿的对象。但同时,对于杜郎口模式是否就是素质教育,其过于放任的课堂形式是否有普适性、是否是一种噱头、作秀,收取参观门票的做法又是否太过趋利,诸此等等,一直广受争议。

问及这种课改模式能否被推广,多位前来参观学习的老师在肯定之余,认为并不能完全借鉴:“我们的师资力量和资源都大大优于本地,照搬杜郎口模式是对我们师资的浪费”、“杜郎口中学周围都是荒野,学生除了学习没有其它的兴趣,而我们是大城市,学校附近光网吧就有好几个,学生很难把注意力放在学习上。”

任何一个模式都不可能完美无缺,杜郎口模式也一样。在面对着外界褒贬的同时,杜郎口模式本身也面临着诸多困难。这些困难有的来自于整个教育体制大的环境。

由于只是在初中阶段推行课堂改革,到了高中阶段又要回归传统的教育模式,杜郎口教育模式的持续性受到了很大的挑战。深受自学模式影响的初中生在升入高中后和旧的教学模式难免发生冲突。一些进入茌平某重点高中的学生向本校老师反映自己不能适应高中的教学方式,感觉没有自主权。还有学生找到了高中校长,要求进行课堂教育改革。但学生的这些要求在短期内明显无法实现。“有些高中老师公开诋毁杜郎口的教学,嘲讽学生不懂规矩,不守纪律,不尊重师长。”这让崔其升感到无奈。

  评论这张
 
阅读(5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